中国人建桥有多牛?去“世界屋脊”西藏看看就知道……_科技_中国西藏网

中国人建桥有多牛?去“世界屋脊”西藏看看就知道……_科技_中国西藏网
我国人建桥有多牛?去西藏看看就知道……  逢山开路、遇水架桥。  被誉为世界屋脊、“亚洲水塔”的西藏  山脉重重。  一起,  西藏河流许多,  具有雅鲁藏布江、怒江、  金沙江、拉萨河、尼洋河等大江大河。  千沟万壑、流水腐蚀,  这导致西藏自古以来行路困难。从飞机上俯视西藏林芝尼洋河谷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  上世纪30年代年出书的  《西藏始末纪要》一书描述进藏交通是——  “乱石纵横,人马路绝,险阻万状,不行名态”。图为2013年川藏公路西藏林芝通麦段路况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  该路段被称为“通麦天险”。  再看川藏公路闻名的“天路72拐”,  能够直观感受到西藏的行路之难。即便是相对兴旺的拉萨区域,地势地貌也不平坦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  主张手机横屏观看↓↓↓拉萨河中游河谷地带地势地貌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  1951年,  西藏平和解放,  揭开了现代化建造的前奏。  走向美好未来、走向社会主义新西藏的第一步,  正是从架桥筑路开端。  从解放军十八军进藏构筑川藏公路(曾经称为康藏公路)开端,  到2020年,  近70年的时刻,  西藏究竟建了多少座公路桥梁?  西藏自治区交通运输厅给出的答案是:  11945座,481345.33延米。  其间,特大桥43座,大桥743座,中桥2453座,小桥8715座。  今日小新带你看一看西藏桥梁的故事。  拉萨周边的桥梁川藏公路拉萨大桥,远处为布达拉宫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  拉萨大桥于1965年建成通车,全长533米,是拉萨最早的水泥桥,2007年柳梧大桥通车前,这是拉萨两岸市民通行的仅有桥梁。  自驾川藏线一般通过此桥进入市区,前往布达拉宫广场。  拉萨柳梧大桥,于2007年建成通车,首要衔接拉萨主城区与柳梧新区的拉萨火车站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  柳梧大桥是拉萨河城区段的第二座跨河大桥。  值得一提的是,柳梧大桥通车前,邻近河段仍然有渡船,担任拉萨西郊和彼岸柳梧村民众的通行。  旧日柳梧村生长为现在的柳梧新区,大桥功不行没。柳梧大桥立交桥是西藏首座现代化立交桥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  跟着青藏铁路通车、柳梧大桥投用,拉萨河城区段渡船退出了前史舞台。  内地人员、物流抵达拉萨的“梗阻”进一步打通,城市面积不断扩大,这对拉萨两岸交通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  桥,也越建越多。  拉萨纳金大桥,该桥于2013年建成通车,是其时世界上海拔最高的矮塔斜拉桥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拉萨迎亲大桥,大桥衔接仙足岛与拉萨河南岸慈觉林片区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  据悉,唐朝文成公主进藏和亲后,从内地而来的眷属部分安顿在慈觉林,故该桥命名也与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相关,取名迎亲大桥,表现藏汉和美。图为雪后清晨的迎亲大桥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  拉萨河3号闸工程,3号闸兼具桥梁通行功用,是拉萨“河变湖”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,远处为拉萨哲蚌寺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  拉萨河柳东大桥,该桥是拉萨“最新”的大桥,于2019年建成通车,衔接拉萨南环路与西环路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  拉萨河除了城区段的跨河大桥外,还有达孜大桥、曲水才纳大桥、拉萨河特大桥等。拉萨曲水才纳大桥,左边为老桥桥墩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图为拉萨河特大桥,衔接贡嘎机场高速与国道318线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  雅鲁藏布江上的桥梁  西藏的大江大河中,除了拉萨河,最广为人知的便是雅鲁藏布江了。  拉萨河、尼洋河等均属雅鲁藏布江支流。  雅鲁藏布江下流是这样的:雅鲁藏布江果果塘大拐弯。(卢明文 摄)  中游是这样的:在最宽的江上建最长的桥梁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  例如:坐落西藏山南的雅鲁藏布江扎囊大桥。  雅鲁藏布江扎囊大桥,全长4507米,是西藏公路桥梁跨度之最。2015年建成通车后,邻近闻名的桑耶渡头完成使命,退出前史舞台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  雅鲁藏布江特大桥,该桥2003年开建,2005年通车,全长3797米。首要衔接嘎拉山地道与贡嘎机场,是拉萨市通往贡嘎机场的“咽喉要道”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  雅鲁藏布江乃东大桥,衔接泽贡(泽当至贡嘎)高速公路与山南市乃东区。 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  川藏公路上的桥梁  西藏桥梁建造史上最浓墨重彩的一笔,当属川藏公路上的桥梁。  川藏接壤的金沙江大桥,金沙江大桥彼岸为四川,图中钢构桥梁下的是2019年上游堰塞湖湖水泄洪时被冲垮的老桥梁体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  1951年西藏平和解放,十八军在进藏途中,实施“边进藏边筑路”,部分桥梁建造进程可谓“悲凉”。图为川藏公路怒江大桥前两代桥梁遗址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  第一代怒江大桥保留了一个桥墩。  原十八军宣传部部长夏川之子芦继兵在2019年进藏的一次活动中介绍:  这是一个桥墩,也是一座丰碑。  芦继兵说,当年构筑怒江大桥时,一位十八军兵士因接连作业身体疲劳,不小心掉进十多米高,正在灌注水泥的桥墩里,混凝土敏捷凝结,战友们想尽一切办法也未能将他救起,最终只能含泪将他筑进了桥墩。  尔后,许多汽车兵在通过怒江的这座桥墩时,都会按响喇叭,并点上一根烟,摇下车窗,投向窗外的峡谷。  战士们鸣笛、献烟,思念桥墩里的勇士。图为现在的怒江大桥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  川藏公路上除了闻名的怒江大桥,还有许多桥梁历经数次建筑。图为2013年的通麦大桥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图为2020年的通麦大桥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  前两代悬索桥坐落新大桥下方。川藏公路“通麦天险”路段的迫龙沟特大桥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  现在的“桥隧组合”,  让旧日的天险成为前史。  通往墨脱的桥梁  值得一提的是,即便是我国最终一个通公路的县——西藏墨脱县,也有现代化桥梁。墨脱公路。(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2013年摄)墨脱公路沿线的高山瀑布与小桥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墨脱公路上的西莫河大桥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  2013年,墨脱公路通车,公路全长117.3公里,总投资16亿元人民币。  其间,建造者们不断破解雪崩、塌方、泥石流等技能难题,将桥梁、公路向被称为“高原孤岛”的墨脱延伸、前进。墨脱公路上的钢构桥梁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图为墨脱县境内的悬索桥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  美丽之桥  除了汹涌澎湃的建桥史,很多跨过“天险”的桥梁,西藏景色绚丽的大桥也不乏其人,其间,拉林高等级公路被誉为“行走的九寨沟”……图为拉萨机场高速上的桑达特大桥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远眺西藏林芝尼洋河谷中的大桥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拉萨南环路柳梧顺河大桥夜色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拉林高等级公路多布特大桥。(中新社记者 赵朗 摄)  现在,西藏正在建造拉那(拉萨至那曲)、拉日(拉萨至日喀则)高等级公路,以及S5线(拉萨至泽当快速路)等公路项目。  除了地道便是桥,桥隧比高是这些新建公路项目的首要特点。  所以,当时西藏在建的桥梁也十分多。拉萨至那曲高等级公路上的在建桥梁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图为拉萨至山南S5线的高架桥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西藏现在在建的高速公路高架桥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现在,拉萨河城区段藏热大桥建造现场。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拍照  近70年建造,  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西藏,  完成了“万桥飞架”,  通途变通途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